两万斤青虾缺氧惨死,养殖户称是人祸不是天灾

中国水产频道报道,时已初秋,正是餐饮市场里“蟹将换虾兵”的时候。记者连日走访了解到,江城现在蟹少价高,而小龙虾身价经过8月“翘尾”后明显回落。业内称,现在小龙虾个大肉满价却相对不高,对吃货们来说是性价比最高的时候。 昨天下午,记者来到汉口华南海鲜市场,几位市民在选购小龙虾和螃蟹。“螃蟹价钱有点高,现在吃小龙虾最划得来。”一位舒姓老板介绍,“虾子都是1两上下的,才三十几块钱一斤。”记者在市场内转了一圈,大多数商户都是虾蟹兼营,在售的小龙虾以红黑壳的大虾为主,青色的虾很少见。“现在吃虾的性价比最高。”正在捡虾子的舒老板说,大家都以为吃虾季过了,进货量在减少但都是大虾为主,价格从32元/斤—35元/斤不等,比高峰期时便宜了近一半。 监利小龙虾养殖户罗新平告诉记者,从虾肉的可食性来说,真正的食用季是夏至到初秋,此时小龙虾肉质饱满,虾黄也多,清蒸最好吃。武汉市农委水产专家况开河也称,在养殖技术上,武汉早已实现四季可吃小龙虾,不过,市民吃小龙虾更讲一个氛围,这也是影响小龙虾市场走向的因素之一。:小龙虾 划算 价格 便宜水产养殖网
中国水产频道报道,台湾也有大闸蟹?没错,而且还是上海“手把手”教会的。两地的这段“蟹缘”促成了一对两岸青年的美好“蟹逅”。记者昨天获悉,海峡两岸首部以现实交流活动为题材的电影《爱的蟹逅》,将于9月15日登陆大银幕。 影片中,上海海洋大学水产与生命学院的硕士林航,受学校委派到风光优美的台湾苗栗县,帮助当地养殖大闸蟹。其间,林航与苗栗的水产大亨千金陈怡嘉相识。林航等人成功地帮助大闸蟹越过海峡,落户台湾苗栗,同时也收获了美好的爱情。值得一提的是,影片根据真实故事创作改编。2009年7月,上海海洋大学的大三学生赵明随校组团访问台湾养殖业,遇到了台湾海洋大学的大二学生高于欣。2011年2月18日,两人在上海结婚,双双留在上海海洋大学工作。 其实早在2007年,学名“中华绒螯蟹”的大闸蟹蟹苗正式出境销售至台湾,但由于缺少专家的辅导,加上苗栗位于北纬24°,并不是大闸蟹的天然最佳生长区域,导致初期投入的养殖户大多亏本。2011年10月15日,上海海洋大学与苗栗县正式签署科技合作协议,启动《台湾地区中华绒螯蟹养殖技术推广应用》项目。上海海洋大学先后组织了16批科技专家团队前往苗栗进行技术指导。截至2014年,苗栗大闸蟹产业三年累计创造产值近3亿新台币,因蟹拉动县旅游业增收近2亿新台币。 在上海海洋大学的帮助下,苗栗如今已是台湾的“大闸蟹之乡”。大陆农业技术首次输入台湾获得成功的同时,也促成了一段两岸青年情缘的佳话。影片《爱的蟹逅》也成为2008年以来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、两岸大交流浪潮中激荡起的一朵美丽浪花。:上海海洋大学 苗栗 台湾 大闸蟹之乡水产养殖网
中国水产频道报道,最近,南京市溧水区洪蓝镇的不少青虾养殖户向我们反映,他们养殖的青虾因为缺氧大面积死亡,数十万的投资血本无归。养殖户们说造成如此惨重的后果其实并不是天灾而是人为的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8月29日记者来到了南京市溧水区洪蓝镇陈卞村,成片的虾塘显得十分壮观。但走进虾塘,记者发现这里死气沉沉,塘旁边到处都是腐烂变质的死虾子。养殖户吴师傅的老家在浙江,四年前夫妻两个来到溧水区洪蓝镇陈卞村,承包水塘养殖青虾。目前承包的95亩虾塘内的青虾已经全部死亡。

养殖户吴师傅妻子:“虾子全部都死掉了,一年的收入都没有了,一家老小都靠养殖过日子的,过一个月虾子就可以上市了。” 吴师傅告诉记者,青虾养殖最怕缺氧,一般白天有光合作用,不怕缺氧,但晚间要开水泵增氧,一旦遇到高温天气,晚上必须启动增氧设施,否则虾子很快就会因为缺氧死亡。今年8月19日那天晚上天气十分炎热,吴师傅早早的打开增氧设施,到了20日凌晨一点半,吴师傅发现增氧设施停止工作了,“我们等了20多分钟电还是没有来,后来打了保修电话,过了半个小时人来修了。” 这下吴师傅可着了急,在供电部门抢修设备的同时自己和家人也向虾塘撒增氧粉,当大家撒完增氧粉的时候,却发现供电没有恢复,抢修人员却不见了踪影。“我们后来才知道,看了一下说保险丝坏掉了,他们就回去了,后来我们给书记打电话。书记协调之后早上七点才过来修,修了半个小时就修好了。供电部门的责任,没有及时修好。他们现在就推卸责任,又推给村里。”

养殖户们说,由于供电迟迟没有恢复,到了20日早上五点左右,青虾已经开始大面积死亡,无法挽救。据统计,这次停电共造成3户两百多亩虾塘缺氧,两万多斤虾子死亡,价值六七十万元。那么当天晚上到底是什么供电设施出现故障,供电抢修人员为什么没有修好就离开了呢?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找到了国家电网溧水洪蓝镇供电所,供电部门负责人介绍,当天晚上停电是因为虾塘上游的变压器熔断器烧坏了。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国家电网溧水洪蓝镇供电所负责人说:“发现跳闸了,保险丝也烧断了,熔断器烧了两根。设备变压器是村里面的资产,谁的资产谁来承担。0941不是我们管理范围,我换是情分,我不换是本分。 负责人表示,发生故障的变压器不是供电部门资产,更换熔断器牵扯到这笔费用由谁来出的问题。经过和村部的沟通之后,供电部门才同意临时更换了两根熔断器,但更换设备后,发现电还是送不上去,此时供电抢修人员直接离开了现场。 负责人补充道,“我们后来接到了电话也是一个报修,就赶到那边去了,我们晚上就一个车子一组人员。” 直到早上六点左右,经过村部协调,供电部门再次回到现场,进行维修,维修之后供电才恢复正常,但是为时已晚,青虾已经大面积死亡。养殖户认为,他们惨重的损失,本来可以避免,如今遭遇的困境完全是“人祸”所致。陈卞村村书记表示,材料费没有落实的确耽误了抢修进度。不过这台变压器在事发之前就多次出现跳闸的情况,养殖户没有及时和村里汇报也有一定的责任。 南京溧水区洪蓝镇陈卞村卞书记表示,“出事的两天前就出现跳闸,为什么早点不说,我们早点采取措施。0256现在怪别人,供电也尽力了,村里面也不知道,这个赔偿叫哪个赔偿呢。” 负责人表示,此事发生后,村里面已经申请资金,对用电设施进行更换。:两万斤 青虾 缺氧 惨死 养殖户 人祸 天灾水产养殖网

相关文章